容凝雁承宣

道友一枚,名字是玩第五人格的时候随机抽取的,至少我觉得挺好听,总是想要写文,但估计是年更,最近正在构思。

【魔道祖师】夷陵老祖前传(十一)

  目录戳这 
  嘤嘤嘤,已经十天没更这篇文了吗?还是这位@陈情小可爱提醒我更的。
  ooc归我,人物归秀秀。
  开始。 
        ———————————————
  【……
  果然,坐得不久,魏无羡故病重犯,送了一张纸过来,示意他看。

    蓝忘机本以为又是些乱七八糟的无聊字句,可鬼使神差地一扫,竟是一副人像。正襟危坐,倚窗静读,眉目神态惟妙惟肖,正是自己。】
  江澄:!
  江澄:狗男男!!
  江澄表示,自己收回前言,妈的现在他想把自己的眼睛戳瞎!
  蓝忘机表示,有种不详的感觉……
  【魏无羡吹了吹未干的墨痕,无所谓地道:“我已经抄完了,明天就不来了!”

    蓝忘机拂在微黄书卷上的修长手指似乎滞了一下,这才翻开下一页,竟也没有禁他的言。魏无羡见耍不起来,把那张画轻飘飘一扔,道:“送你了。”

    画被扔在席子上,蓝忘机没有要拿的意思。这些天魏无羡写来骂他、讨好他、向他认错、信笔涂鸦的纸张全都是如此待遇,他习惯了,也不在意,忽然道:“我忘了,还得给你加个东西。”

    说完他捡纸提笔,三下添了两笔,看看画,再看看真人,笑倒在地。蓝忘机搁下书卷,扫了一眼,原来他在画上自己的鬓边加了一朵花。】
  藏色:“不错呀,颇有为娘当年的作风啊!
  当年,藏色散人刚下山时,极其豪爽,在与魏长泽相识不久后,直接才来了一朵鲜花戴在了魏长泽头上,我们的前江宗主看到时一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后半月,魏长泽都没敢见人。
  蓝启仁:噗!……
  众小辈:“不好了!叔父吐血晕过去了!温情前辈快来啊!”
  温情:……我能拒绝吗……
  【蓝忘机收回目光,拿起方才搁在案上的书,重新翻开。只看了一眼,便如被火舌舐到一般扔了出去。

    他原本看的是一本古籍,可刚才翻开那一扫,入眼的竟全都是赤条条的交缠人影,不堪入目。他原先看的那一册竟被人掉包成了一册书皮伪装成正经书的春宫图!】
  众小辈:……
  含光君:……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
  藏色:……
  上一辈的聂怀桑及一些掺和过这些事修士瑟瑟发抖。
  【“滚!”
  一声怒吼响彻整个藏书阁,魏无羡嘻嘻哈哈的从窗子跳了出去,只见外面一堆人迎合着。
  聂怀桑道:“怎么样。他看了没有?什么表情?”

    魏无羡道:“什么表情?嘿!他刚才吼那么大声,你们没听到吗?”

    有人一脸崇敬之情:“听到啦,他让你滚!魏兄,我第一次听到蓝忘机叫人‘滚’!你怎么做到的?”

    魏无羡满面春风得意:“可喜可贺,我今天就帮他破了这个禁。看见了吧,蓝二公子为人所称道颂扬的涵养与家教,在本人面前统统不堪一击。”

    江澄黑着脸骂道:“你得意个屁!这有什么好得意的!被人喊滚是很光彩的事情吗?真丢咱们家的脸!”】
  众小辈:魏前辈是真的皮啊!
  聂明玦:“聂怀桑!!我送你去是让你读书的!!不是让你去胡作非为!!!”
  聂怀桑:(瑟瑟发抖ing)
  藏色:“这死孩子,江澄,骂得好!”
  魏无羡:亲妈否?
  蓝湛:……
        ———————————————
  已经十天没更了,这篇算中秋节更新吧,说不定明天还有一更,嘤嘤嘤,再见可能就是十年之后了。  
  

【魔道祖师】夷陵老祖前传番外(3)

  突然发现好久都没更番外了。
   半途风华链接戳这
  目录戳这
废话不多说,开始↓   ———————————————
  【晓星尘:无论后来发生了什么,既然现在的你尚且可算安好,便不必太沉郁于过去。
薛洋:哈哈哈哈哈!
宋岚:你欺他眼盲,骗得他好苦!
薛洋:救世?!真得是笑死我了,你连你自己都救不了!】
  薛洋:“……”
  “阿洋,没事的,都过去了。”
  “道长,我发现,你给的糖,最甜。”
  “嗯,你喜欢,天天给你买。”

 『【晓星尘】寄星眸 清风与明月(晓星尘:子琛…是你么…?)
风光 负霜华 可霁月(宋岚:负霜华,行世路…)
为义剖赠双眼 不惧世事艰险(宋岚:一同星尘,除魔歼邪)
但求济世苍生 却成烟
【宋岚】凌霜傲风雪 有口难言 相对不能相见茫茫两相隔 行世路间 待有缘
【薛洋】讥笑道貌凡间 必报睚眦之怨
为何锁魂 再求 一面』
  薛洋:“宋道长,我……”
  “不必了,往事休要再提。”
  晓星尘笑了笑。
『【金光瑶】眉间血 笑意敛尽芳华 恨生巧言下 雪浪散 恩仇 泯灭观音下
【蓝曦臣】玉箫音 清煦和风暖得 朔月染清华到头来 难辨 人心真与假
【聂明玦】净世间 手握长刀霸下 宵小尽该杀 屠妖魔 未尽 断颅不倒下
【聂怀桑】最惶恐 一问得三不知 有问难有答算平生 谁知 哪句是真话』
  “阿瑶……我……”
  话一出口,惊呆了一大片人,因为说这话的竟是聂明玦,绕是蓝曦臣也是差点没挂住脸上的笑。
  “没事。”
  金光瑶倒是没有任何惊讶,微微一笑,回道。
『聂明玦:我刀下亡魂无数,可我从不为一己私欲而杀人,更绝不为了往上爬而杀人!
金光瑶:没办法。做尽了坏事,却还想要人垂怜。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呀。
蓝曦臣:金宗主, ‘二哥’不必再叫了。
金光瑶:蓝曦臣…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看着眼前的一幕,蓝曦臣笑了。
  三尊结识于射日之征,观音庙内分崩离析,如今却是殊途同归了。
『【魏无羡】卧荒冢 醉挽一樽美酒 灼灼彼岸花(蓝曦臣:......他究竟想怎样?)
今行路 遥看 夕阳美如画(聂怀桑:这…我真的不知道啊… )
【蓝忘机】忆往昔 云深几重青山 惘然酒作茶
共此生 同行 明月伴天涯
【全员】犹少年 才情得尽风流 前程似繁花
但世间 多少 英雄终成沙
若相问 可叹光阴倥偬 朝春暮成夏
或可答 已有 半途是风华』
  光阴倥偬,朝春暮夏,已有半途风华,世界的尽头,有你。
【蓝忘机:可你也曾背过我的….
魏无羡:噢,我记起来了,我记起来了蓝湛!
蓝湛:你从来都不记得这些…
魏无羡:就像这样,我的确是背过你的。】
  众:这狗粮吃的措不及防……
  江澄:妈的死给!你俩竟然上一世就有一腿了! ———————————————
  啊,又是好久没更,我真的是……
  我觉得半途风华这首歌最感人的就是那段:犹少年 才情得尽风流 前程似繁花
但世间 多少 英雄终成沙
若相问 可叹光阴倥偬 朝春暮成夏
或可答 已有 半途是风华
  简直不要太贴切!
  话说,有谁知道我距离上一次更新过了多久?
  等更新的小朋友们抱歉哦。

在网上看到的图,简直完全描绘了我的内心啊!

就是一堆废话
lof真的是,一更新干啥啥不行(▼皿▼#),本来看文还挺方便的,现在只能创建个合集,再不就是弄链接,才能连着看真的是……
本来想换个头像,后来发现那图片太小,lof不认,诶……

【魔道祖师】夷陵老祖前传(十)

  夷陵老祖前传是私设哦,没有这本书的哦,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目录戳这 
  现在我在想要不要写原文的阅读体。要不写完夷陵老祖前传就不写原文阅读体了,更番外去。主要是原文的那个撞梗太容易了,毕竟人物是一样的,人物之间的性格也一样,也都是原文,一不小心就撞上了,还不好解释,容易被骂,心累。而且写原文还容易招黑……
  我写这篇文的初衷是想让大家知道羡羡受了多少苦,让他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打心底的接受羡羡,并不是写原文。
  你们觉得呢?我其实不太想写原文阅读体,你们要是想看我就写原文阅读体。以大家的想法为主。
———————————————
  【藏书阁内:
  “忘机兄。”

    蓝忘机岿然不动。

    魏无羡道:“忘机。”

    听若未闻。

    魏无羡:“蓝忘机。”

    魏无羡:“蓝湛!”

    蓝忘机终于停笔,目光冷淡地抬头望他。魏无羡往后一躲,举手作防御状:“你不要这样看我。叫你忘机你不答应,我才叫你名字的。你要是不高兴,也可以叫我名字叫回来。”】
  魏无羡:“当时我是认真的!
  蓝忘机:“……嗯……”
  众人:口区!

    【蓝忘机道:“把腿放下去。”

    魏无羡坐姿极其不端,斜着身子,支着腿。见终于撩得蓝忘机开口,一阵守得云开见月明的窃喜。他依言把腿放了下去,上身却不知不觉又靠近了些,胳膊压在书案上,依旧是个不成体统的坐姿。他严肃地道:“蓝湛,问你个问题。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
  “不讨厌……”
  “嘿嘿,蓝二哥哥最好了!”
  蓝启仁:吐血中……
  
  【  蓝忘机垂下眼睫。魏无羡忙道:“别呀。说两句又不理人了。我要跟你认错,向你道歉。你看看我。”

    顿了顿,他道:“不看我?也行,那我自己说了。那天晚上,是我不对。我错了。我不该翻墙,不该喝酒,不该跟你打架。可我发誓!我不是故意挑衅你,我真没看你家家规。江家的家规都是口头说说,根本没有写下来的。不然我肯定不会。”肯定不会当着你的面喝完那一坛天子笑,我揣怀里带回房去偷偷喝,天天喝,分给所有人喝,喝个够。】
  蓝忘机:……
  魏无羡:!!
  角落里的小容容:诶?突然好凉快!我记得没开空调啊?
  蓝忘机,人形制冷机,颜控的你还在嫌家里的空调太丑而担忧吗?不用怕,蓝氏制冷机不仅制冷效果优秀,颜值更是没话说!不用998,不用997,只要110!就能带回家!由仙门百家亲身体验,质量绝对好!让用户买的放心,用的安心!
  
【……
  魏无羡向来好了伤疤忘了疼,头天刚吃了禁言的亏,坐得两刻又嘴痒难耐。不知死活地刚开口说了两句,再次被禁言。不能开口他就在纸上胡乱涂鸦,塞到蓝忘机那边,再被揉成一团扔到地上。第三天依旧如此。屡屡被禁言的后果,便是魏无羡没空闲扯摸鱼,原本要抄一个月的分量,竟然七天就快抄完了。】
【第七天,便是面壁思过的最后一天。今日的魏无羡却有些异样。他来姑苏这一阵,佩剑天天东扔西落,从不见他正经背过,这天却拿来了,啪的一下压在书案旁。更是一反百折不饶、百般骚扰蓝忘机的常态,一语不发,坐下就动笔,听话得近乎诡异。】
  “魏无羡你又干了什么?!”江澄忍不住大声吼了出来。
  “诶~师妹~你接着听吧,剧透可不是什么好事~”
———————————————    
  咳,这次还是别人提醒我更的,要谢就谢谢 @魏无羡 TA吧,要不是TA,又不知道要拖到猴年马月了……晚安。

    有天晚上我突然想飙段戏,就那个新白娘子传奇里的:娘子~夫君~
  然后我就跟我妹说你配合我一下,然后瞬间来了句:“娘子~”
  你猜怎么着?
  她头也没抬,就答了一句:“啊哈~”(就那个之前特别火的两只狗的表情包)
  (눈_눈)
  

【魔道祖师】夷陵老祖前传(九)

  夷陵老祖前传是私设哦,没有这本书的哦,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话说羡羡去云深不知处求学时取字了吗?我不清楚,懒得去查,就当已经取了吧。目录戳这 
         正文现在开始 
   ————————————
  “好了,现在我们继续看书吧。”
  躲在一个小角落里的容凝雁承宣走出来说,顺带吓坏了一群修士。
  【岁月流逝,魏婴已经长到了可以去求学的年纪,取字无羡,由于太过活泼, (且云梦大部分的妹子都被撩过了,当然,撩人的不可能是舅舅) 的原因,魏无羡和江澄这两个祸世魔王被送到了云深求学。
  当两人看到云深不知处的家规时,深深的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深深的恶意……
   江枫眠:呼,终于把这俩倒霉孩子送走了
  江澄:爹,最后一句是认真的吗,感觉不会再爱了……
  江枫眠:咳咳,非得把最后一句加进去吗?不太厚道吧。
  角落里的容凝雁承宣:(默默的啃苹果)“阿嚏!谁说我?”
      【……
  这段蓝湛视角:
  作为蓝家的掌罚人,除了他娘亲,所有人在见到他的时候都会规规矩矩的叫一声含光君。现在的情况,他表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少年明眸皓齿,明明是黑夜,却显得如此明媚。
  只见他微微一笑,说:“天子笑,分你一坛,当没看见我行不行?”】
  思追:“魏前辈是真的胆大啊。”
  魏无羡:“那是!”
  江澄:“哼,得意什么?!”
  藏色散人:“江兄,辛苦你扶养阿羡长大,谁让他随我呢,诶……”
  【“云深不知处禁酒,罪加一等。”他说。
  “你不如告诉我,你们家究竟有什么不禁?”
  他愣了一下,在脑内迅速过了一遍三千多的家规,发现,好像真的没什么不禁的……】
  魏无羡:“诶诶诶诶诶?含光君你那时候原来是真的想了一遍啊,你承认你们家什么都禁了!”
  蓝忘机:“……”
  耳朵红了……
  蓝启仁:忘机!你!
  【他不禁有些恼火,说:“你自己去看山前的规矩石。”
  “哎,三千多条啊!谁会去看啊!”】
  好学生思追:“多吗?”
  去云深不知处求过学的金凌:“多!非常多!!特别多!!!”
  蓝启仁:!!
  蓝曦臣:……
  【“好吧,云深不知处内禁酒,那我不进去,站在墙上喝,不算破禁吧”
  然后他当着他的面就把一坛子酒喝光了。
  他从未见过如此之人,后来他们打了一架,再后来,他知道了这位少年的名字,叫魏无羡,从此,这个名字就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我的天!蓝湛原来你是个一见钟情的主啊!”来自魏无羡的惊讶。
  蓝湛:……
  您的好友蓝启仁已下线,且暂时不会回来了,医院的网很好。
  【第二天,兰室中,他的回答是如此的另类,另类的可以称得上邪魔外道,但是他却那么的引人注意,让人移不开眼。】
  从医院回来的蓝启仁旧病复发,又被拉进急救室了……
  温情作为主刀医生表示如果你们再把他气病了,我就不帮忙治了!我的时间是很有限的!
  魏无羡表示这就是你那时候唯独对我如此严厉的原因吗?!
  被除了兄长以外的人看到内心戏的蓝湛表示:……
 ————————————
  好久没更了,我是小学六年级,最近开学,更文速度会减下去的,可能你们要等的时间会更长,可以催更,不然我可能就忘了更文了……这次还是 @白慕染 提醒我更新的不然我就忘了……
  先谢谢这位同学啦!mua!
  
  

我的妈!我竟然抽到一个金皮,还附赠了一个牛仔!记下来!

【魔道祖师】夷陵老祖前传番外(2)

  又是没什么好说的一天……
  半途风华链接戳这
  目录戳这
  
 ———————————— 
  『魏婴,你给我听着,好好保护江澄,死也要护着他,晓不晓得嘞!』魏无羡:晓得,晓得嘞!
  虞紫鸢:……
  江枫眠:“娘子不气啊,不气……”
  『妈,我爸还没回来,有莫四我们先扛着不行吗?!』江澄:……
  突然悲剧转喜剧的感觉……
  『不回来就不回来,离了他,难道还不行鸟!』
  虞紫鸢: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
  众人:哎呀不行了,笑多了都僵了……
  乐极生悲……
  『……魏无咸!你说过,将来我做家具,你做我的虾须,一辈子扶辞我,永远不背叛我,不背叛江家!我问里,这话都是séi说的?!都是séi嗦的?!你平模洗?!你平模洗?!你平模洗不告诉我!!』魏无羡:“不,我不是,我没有,我不做虾须……”
江澄:“我ak*fy#hcffgy!”
  晚吟你且住口
       薛洋:“哈哈哈呵呵呵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此处又又又又省略一万字)
  『蓝吸尘,我这一生害人无数,如你唆使,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蓝曦臣:我不是,我没有,不是我唆使的……
  众人:金家人普遍普通话好啊……
  
  一道白光乍现,容凝雁承宣出现,而手里拿着一袋包装奇特的食物(悄悄告诉你们,是薯片)说:“咱们接下来听半途风华吧。”
  然后又消失了……
  又见屏幕上画面一转。
『     魏无羡: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
  蓝忘机:……云深不知处禁酒。罪加一等。』
     蓝湛:“可以。”
  魏婴:“什么?”
  蓝曦臣:“忘机说,可以当做没看见……”
  魏婴:“哇!蓝湛你对我这么好啊!”
  蓝启仁:“忘机,你,你!”……好的,晕过去了……
  青蘅君,蓝夫人:这个儿子怕不是坏掉了……
  魏长泽夫妇:这个女婿不错。
『温宁:公子…对不起。
江澄:都这种时候了,还要你来跟我说对不起。我是多金贵的一个人哪。
温宁:可是公子,我能藏到哪里去呢?
聂怀桑:这…我怎么会知道呢?』
  魏无羡:“我怎么感觉这段话是可以连起来的呢?”
  『【江澄】莲花舟 水波光 摇曳,意气 正风发 作誓言
【温宁】琼林拉满弓弦 例无虚发飞箭,初见白衣青涩 正少年』
  众小辈:青涩?鬼将军怎么会青涩呢?
  温情:(揉揉弟弟的头)诶……
  『【魏无羡】莳花漫天雨 杯酒清浅 笑作多情流连拉弦逐纸鸢 风流恣意 还留恋
【蓝忘机】姑苏一坛飞雪 情窦初现风月
心底悄然倾诉 忘羡』
  金凌:“话说莳花女到底长的怎么样?”
  魏无羡:“啧,那是一个流风回雪,轻云遮月,美的很呢!”
  蓝忘机:(吃醋ing)天天……
  蓝曦臣:日常cos晓星尘……
  『【江澄】三毒剑 平地惊雷紫电 激起千层澜
蓦然间 回首 一身已孑然
【温宁】心不甘 凡尘流连徘徊 扬名百千战,酬相知 纵死 灰飞过千山』
  温宁:“江宗主,对,对不起……”
  江澄:“呵,有什么好对起的。
『【魏无羡】吟咒起 噬敌噬仇噬恨 噬不尽血债奏一首 陈情 往昔何时还
【蓝忘机】挥剑斩 破妄破邪破恶 破不开恩怨抚一曲 忘机 清心祭河山』
  众小辈:魏前辈到底经历了什么……
——————————————
  更完了,本来打算昨天更新的,结果太晚了,母后大人生气了,就只能今天更了。这歌还有一点,下章更完。
  
  
  
  
  

上次忘了二维码,这次重新宣群,欢迎加入魔道祖师群聊,群聊号码:797771662,详情请见我的主页里的另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