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凝雁承宣

道友一枚,其实更喜欢天官,名字是玩第五人格的时候随机抽取的,至少我觉得挺好听。小妹@修雅,生性顽劣,如若对诸位多有冒犯,在下替吾妹道歉。

等我啊QAQ……等我明天考完试就连更……

(希望自己考个好成绩)


嘤嘤嘤终于到手了……
她好贵,但是好漂亮(/ω\)
(攒了一个学期了,下个学期攒什么好呢……商城里紫皮有的差不多了)白纹我来了!……

夭寿啦!那个什么夷陵老祖变小啦!

 

  之前那个脑洞啦,梗源于 @苏幕遮、 她写的超好的!文笔超棒的!强烈推荐大家看这个太太的文!

  

  嗯……我文笔渣,勿喷。

   ——————————————————

  

  大家好,我是魏无羡,我现在懵的一批。

  论一起床就变成小孩是神马体验啊!!

  

  大家好,我是江澄,我现在也懵的一批。

  论昨天还在和我讨论如何对付温狗的师兄今天一早拉着我衣角委屈巴巴的告诉我他不知道为啥变小了是神马体验啊!!

  

  “魏无羡!你tm又干了什么啊!!”

  江澄一边捂脸一边大声对他的师兄说。

  

  “我也不清楚啊!之前还说自己是小孩呢,今天真变了啊!”

  魏无羡一边说一边用他那大大的卡姿兰大眼睛委屈的盯着江澄。

  

  “你TM说就说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在看就吐了喂!“我带你去找温情!”

  

  江澄:放弃思考抱起就跑(bushi)

  魏无羡:……

  

  ——乱葬岗——

  

  “到底什么情况啊!你倒是说啊!”

  

  “……(忍怒ing)不知道……”

  

  “你不是什么神医吗!这点事都不清楚?!”

  

  “……(忍耐x2)这个情况我还没见过,待我查完史书再说。”

  

  温宁:姐姐……淡,淡定……

 

  魏无羡:江澄你怕不是要作死……上一个敢这么和温情说话的人坟头草都一丈高了……

  

  “你……”

  “我tm说什么你听不见吗!!都说了不知道不知道(哔——)能不能别问了?!这个情况我tm真没见过你听不见吗?我tm@%#/&%w@*……”

  

  

  另一边——

  

  “魏公子,你玩这个吗?”

  “……不”

  

  “魏公子,这是阿苑最喜欢的玩具,你玩嘛……”

  

  只见小小的茅屋里,一只凶尸小心翼翼的从袋子里拿出很多玩具递给坐在凳子上的“小朋友”。

  

  “温宁,我真不是小孩……”就是现在这个身子也是十一二岁的大孩子好嘛,你拿两岁小儿的玩具给我真的过分了啊!

  “哦……”

  这一脸失落又是什么鬼啊!!有什么好失落的啊!

  

  ——关于射日之征的会议——

  ……

  “大家对此事怎么看?”

  

  魏无羡:(由于变小了只能被迫举手)我!

  

  “你个小孩插什么话!没你的事!一边去!”

  

  魏无羡:……感受到了来自世界深深地恶意……明白了年龄歧视的感觉……(BGM:是多么痛的领悟~)

  

  ——射日之征——

  

  (这段是原创的设定)

  

  在魏无羡的一通死(mai)缠(meng)烂(sa)打(jiao)下,众人可算是同意了魏无羡打头阵。

  

 魏无羡:“温宁!”

  

  温宁:“公,公子,怎么了……?”

  

  魏无羡:“没事,就是,那什么,我坐你肩上吧……”

  

  温宁:“哦,哦……”不问,不闻……

  

  于是,各大仙门看到的就是:黑衣的小孩坐在高大的凶尸上,吹着笛子。

  

  路人甲:喂喂喂,你看到了吗?就是那个射日之征里的小孩!这四大家族也太不要脸了!这么多人非让一个小孩走最前吹笛子助阵啊!

  

  路人乙:是吗??可我怎么看着像是那小孩控制着后面的走尸呢??

  

  路人甲:嗨!不可能!

  

  魏无羡:??

 (我明明超凶的!)

  

  

  

  ——江家——

  

  一进莲花坞,魏无羡就感受到了来自各位亲爱的师弟们的围观……

  

  师弟一:“哇!师兄你真的变小啦!!你真的是去吹笛子助阵吗?”

  

  魏无羡:“……滚!”

  

  师弟二:“师兄你可以穿一下小裙子吗?感觉小小的一只好可爱!”

  

  魏无羡:“……”

  原来你是这样的师弟吗??

  

  虞夫人:“一个个的不练功干嘛呢都!去!围莲花坞给我跑十圈!(瞥到魏无羡)魏无羡你……跑一圈就行……”来自难得体谅小孩子的虞夫人。

  

  魏无羡:虽然跑一圈很好,但为何如此不爽……

  

  

  ——师姐——

  

  “羡羡这可真是三岁了啊~”

  

  “师姐!”

  

  “好了,不说你啦,喝汤吧。”

  

  “羡羡最小,所以排骨都给你哦~”

  

  江澄:“……”没我的了?

  

  魏无羡:“……”突然觉得既开心又有些想哭是怎么肥事……

  

  ——————————————————

  

  从未出现的蓝湛:媳妇好可爱……

  

  ——————————————————

  

  好了就这样了,真的肝不出来了(本来想元旦写然后好好复习,没想到还是分了好几天写完了)

  

  还是谢谢 @苏幕遮、 ,是这位太太的梗呢!她人超好(✪▽✪)

  

  

  


一个脑洞

突然想开个新坑,一发完的那种

梗源于@苏幕遮、 他写的超棒的!我文笔超渣的

就是羡羡在射日之征之前变小了(变小的理由,待我细细思考之后再说),射日之征的时候吃瓜群众就嘲讽那么多人就让个半大小孩子坐在凶尸上吹笛子走在最前面助阵。

然后给金凌贺岁的时候金子勋就笑,魏无羡坐在温宁肩上表示再笑就弄死你(超凶的那种)

然后金子轩就出来了,温宁也很淡定呀,就没出什么事。

嗯,只是身体退回到10~12岁(你们可以在这个范围内选,没人选的话,我就自己决定羡羡的岁数了)记忆没减

然后乱葬岗围剿就没有了,理由是辣么多世家还管不住一个小屁孩吗,然后就放过了羡羡和他的阴虎符。

划重点:羡羡会长大的!会的!(不过我可能不会写)

这篇文里可能就没有那么多cp向了,大概明显的CP就只有轩离,忘羡的话可能不明显,双杰友情向还是会有的,双杰友情向是重点。

嗯……我感觉温宁小天使和温情的出场率会高一点点,

(ps:感觉写魔道变小梗的人很多呀,会不会撞梗啊?撞梗可就尴尬了😂)

有撞梗的一定要告诉我呀,我好选择是改思路,还是不写。

这个梗取什么名呢?🤔是通俗易懂点的比如叫:不好啦!那个大杀四方的夷陵老祖变小啦!

(感觉这个名字有点长啊)

莫得问题,就这个了!

嗯,就这样,夷陵老祖前传待会更。

【魔道祖师】夷陵老祖前传(二十二)



失踪前倒数第二更,元旦还有一更,马上就到屠戮玄武了!好开心~

   ——————————————————

  【温晁颇爱抛头露面,不少场合都要在众家之前显摆一番,因此,他的容貌众人并不陌生。他身后一左一右侍立着两人。左是一名身姿婀娜的明艳少女,柳眉大眼,唇色鲜红。美中不足的是嘴皮上方有一粒黑痣,生得太不是位置,总教人想抠下来。右则是一名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阴冷男子,高身阔肩。】

  (哼!亡灵娇!长的那么丑哪里是什么身姿婀娜的明艳少女,柳眉大眼,唇色鲜红!明明是个头重脚轻,胸大无脑,满脸麻子的糟老太婆!!)

  

  魏无羡:这比喻,我喜欢!

  江澄:哼,有(gan)失(de)风(piao)度(liang)!

  

  在场的江家人表示:ojdk

  

  “这温晁也是作死,就这个行为不死都怪!有他在温家还能活?”

  

  一个声音从角落穿来,没错,就是我们可爱的景仪小朋友,他的声音在寂静的会场显得无比突出。

  (后知后觉尴尬的景仪:……我是不是很突出?)

  

  “可不就是作死,那么多个世家面前,就他一个在台上搔首弄姿,不弄死他弄死谁?”

  这时我们聂导发话了,成功解救了尴尬的景仪。

  (聂导:自家媳妇尴尬了不得帮一把?

  景仪:突然感觉一阵害羞……)

  

  魏无羡:那可不,每次他作的时候我都恨不得一脚踹他下去。

  

  【温晁站在坡上高地,俯视众人,似乎很是飘飘然,挥手道:“都把剑交上来!”


    人群骚动起来。有人抗议道:“修真之人剑不离身,为什么要我们上交仙剑?”

  ……

  场中渐渐安静下来,温晁这才满意,道:“就是因为现在还有你们这种不懂礼仪、不懂服从、不懂尊卑的世家子弟,坏了根子,我才决心要教化你们。现在就这么无知无畏,要是不趁早给你正正风气,到了将来,还不得有人妄图挑战权威、爬到温家头上来!”


    明知他索剑是不怀好意,可是如今岐山温氏如日中天,各家都如履薄冰,不敢稍有反抗,生怕一惹他不满,就会被扣上什么罪名累及全族,只得忍气吞声。】

  (呵!还如日中天呢!过天就让羡羡弄(neng)死你们!

  打死你个死温晁!打死你个亡灵娇!)

  [此时是否应该配个音乐:扎扎扎扎,扎死你个小妖精~(容嬷嬷进行曲)]

  “哼!没出息!堂堂七尺男儿,怎的仗着家族势力欺压他人!”

  众人见这赤峰尊发话,一时竟惊的说不出话来。不过不一会,便纷纷也说了起来:

  “赤峰尊说的对,仗着家族就肆意妄为算什么好汉!”

  “就,就是!”

  

  【……

     最憋屈的要数金子轩,他从小是被父母捧在掌心的长大的,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要不是兰陵金氏其他子弟拦着他,再加上温逐流不是善茬,他第一天就冲上去和温晁同归于尽了。蓝忘机则一副心如止水、漠视万物的状态,仿佛已经魂魄出窍一般。而魏无羡已经在莲花坞遭虞夫人的花样痛骂数年,压根不把他这点段数放在眼里,下了台仍是笑嘻嘻的。】

  “呵呵!金孔雀!那么娇气!”

  来自早就看不惯金子轩的云梦双杰。

  

  “你说谁金孔雀!!”

  嗯,来自我们炸毛的金姐夫。

  “说你说你就说你!!”

  

  “好啦,别说了。”

  来自我们温柔的师姐。

  金子轩:(略略略)

  双杰:(哼!金傻球!)

  事实证明,有媳妇的占优势。

  

  被他们这么一闹,气氛也是缓和了不少。

  

  【 这日,众人又是大清早便被温氏家仆轰了起来,像一群家禽一样,被驱赶着朝新的夜猎地点走去。


    此次的夜猎之所,名为暮溪山。


    愈是深入山林,头顶的枝叶愈加茂密,脚底的阴翳也愈加铺张。除了树海涛声和脚步声,再听不到别的声响,鸟兽虫鸣在一片森然中格外突兀。


    许久之后,一群人与一条小溪迎面汇合。溪水淙淙,其间还有枫叶逐流飘零。】

  【魏无羡和江澄边走边嘀嘀咕咕地变着法子咒骂温狗,无意间,他回头一瞥,瞥见了一袭白衣。蓝忘机就在他身后不远处。


    因为走得较慢,蓝忘机落在了队伍后面。魏无羡这几天有好几次都想跟他套套近乎、叙叙旧,奈何每次蓝忘机都见了他便转身,江澄也再三警告他别瞎撩。此时离得近了,不由得多留了几分意。


    魏无羡忽然发现,虽然蓝忘机尽力走得无异样,可仍能看出,他右腿落地比左腿落地要轻,似乎不能用力。


    见状,魏无羡放慢速度,倒退着走到蓝忘机身边,与他并肩而行,问道:“你腿怎么了?”】

  ——————————————————

 相信我,下一章绝对屠戮玄武!

  感觉这章废话好多,质量好差(눈_눈)

  就这样,拜拜。


妈,你是神仙吧,一定是谢怜吧!糖醋排骨没有醋,炒的糖色!
我现在嘴里还是苦的……
就是这样,待会更文

算是剧情梳理,慎入

感觉更的越来越没质量了……自己的描述越来越少

没关系!这不是快到屠戮玄武了嘛!我可以用蓝湛的视角写!这样就可以提高质量了!

吼吼吼!

……

感觉越虐越有灵感,像什么江家灭,抛金丹,乱葬岗,射日之征,穷奇道劫杀,乱葬岗围剿和可能会更的番外羡羡死时的想法,汪叽问灵十三载想的都差不多清楚了,基本都是个人视角&上帝视角之类的


感觉自己好变态……


现在是屠戮玄武,等江家灭亡的时候基本上就是澄澄和羡羡的视角,剧情需要到时候江家人和羡羡可能会被强行传送出去,毕竟主要目的是让别人知道他们的苦,不一定的哦,如果我突然想搞个大事情他们可能就会在场。


然后抛金丹和乱葬岗羡羡可能还不在,但江家回归,对!就是要虐!(其实还是气氛烘托吧)去乱葬岗获得陈情笛和秘籍之前一定出了点事,但秀秀没写,这个我可能单出番外写羡羡个人视角,上帝视角在正文(还是看我闲不闲)总之少不了这个主题。


嗯……基本就这样,有意见评论可以提出来的,我会采纳,有大佬的话也可以直接提出意见让我改改思路

本人小学六年级,马上期末考,最近可能失踪,元旦会给你们多更的,只有那段时间有空,评论会看,但更新就没有了(虽然我平时也不更……)

等明天吧,说不定我就目前最后一更。


再见了大家!


@修雅 来老妹审一下


新的一年,也该把自己的皮肤拿出来晒一晒了~
还有几张放不下了,还有一个舞女的,厂长的,祭祀的长生~

罗刹绯春啊啊啊啊啊!网易爸爸我爱你!啊啊啊啊

【魔道祖师】夷陵老祖前传(二十一)

 趁着今天生日敢紧熬夜来一更

  11:25了,还有35分钟生日就过了( •̥́ ˍ •̀ू ) 

  ——————————————————  

  【云梦多湖,莲花坞便是依湖而建的。

    从莲花坞的码头这边出发,顺水划船不久,便有好大一片莲塘,叫做莲花湖,怕是有数十里。碧叶宽大,粉荷亭亭,挨肩擦头。湖风吹过,花摇叶颤,仿佛在频频点头。清新娇美之中,还有几分憨态可掬。】

  

  (哇哇哇莲花坞,莲花坞好漂亮啊!!!!)

  

  魏无羡:那是,我们云梦江氏莲花坞可是很多仙家求而不得的好地方!

  

  江澄:就是,人间仙境!

  

  【 魏无羡年少时候,常常在莲花湖之畔放风筝。

    江澄紧紧盯着自己的风筝,不时瞅一瞅魏无羡的那只。魏无羡的风筝已经飞很高,可他还是没有动手挽弓的意思,右手搭在眉间,仰头而笑,似乎觉得,还是不够远。

    眼看风筝已经快飞出自己有十足把握能射中的距离,江澄一咬牙,搭箭拉弦,白羽嗖的射出。那只画成独眼怪模样的风筝被一箭贯目,落了下来。

    江澄眉头一展,道:“中了!”

    随即,他道:“你的飞了那么远,还射得着吗?”

    魏无羡道:“你猜?”

    他这才抽出一支箭,凝神瞄准。弓弦拉满,崩然松手。

    中。】

  (羡羡好帅啊!!拉满弓弦,一无虚发飞箭啊啊啊啊!!)

  

  魏无羡:诶呀你这么夸我我都不好意思了呢~

  

  蓝忘机:(不让你们夸,哼,我媳妇我自己夸!!)

  

  江澄:呵呵,射个箭你就得意成这样,哼(ノ=Д=)ノ┻━┻(气鼓)

  ……

  

  【江澄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鼻子里哼了一声。一群少年都把弓收了起来,嘿嘿哈哈地去捡风筝。落得最近的,就是最差的,捡起来之后要被旁人嘲笑一番。魏无羡那只落的最远,在他前面就是第二名的江澄的风筝。谁知,转过了九曲莲花廊,忽然闪出两个身姿窈窕的年轻女子,作武装侍女打扮,都佩着短剑。其中一个拿着一只风筝、一支箭,挡在了他们面前。】

  

  (虞夫人出场了!!虞夫人好帅!疯狂为霸气的虞夫人打call!)

  

  

  

  【高个的那名侍女冷冷地道:“这是谁的?”

    众少年一见这两名女子,心里都叫糟糕。

    魏无羡摸了摸下巴,站出来道:“我的。”

    另一名侍女哼道:“你倒老实。”

    她们往两旁分开,从后面走出一个佩剑的紫衣女子来。

    这女子肤色腻白,颇具丽色,眉眼秀致,却有凌厉之意。唇角似勾非勾,天然的一派讥诮,与江澄如出一撤。腰肢纤细,紫衣翩翩,面庞和扶在剑柄上的右手都如冷冰冰的玉石一般,右手食指上戴着一枚缀着紫晶石的指环。】

  

  (虞夫人好帅!可,江家……啊啊啊!!)

  虞紫鸾:(脸红,害羞)哼……

  江枫眠:娘子最好看了!娘子最帅!!

  虞紫鸾:(脸红到爆)滚!

  

  藏色散人:呦吼吼脸红了~三娘你别扭个什么劲鸭~

  

  虞紫鸾:要你们管!!啊啊啊啊!!(脸爆红)

  

  众小辈(包括魏无羡他们,毕竟嘛……):不敢说话ing

  ……

  

  【岐山温氏以其他世家教导无方、荒废人才为由,要求各家在三日之内,每家派遣至少十名家族子弟赴往岐山,由他们派专人亲自教化。

    江澄愕然道:“温家的人果真说得出这种话?太厚颜无耻了!”

    魏无羡道:“自以为是百家之长天上的太阳呗。温家不要脸又不是头一回了。仗着家大势大,去年就开始不允许其他家族夜猎了,抢了别人多少猎物,占了多少地盘。”】

  

 (我敲你妈的岐山温氏!!(ノ=Д=)ノ┻━┻怎么那么不要脸!!谁要你们洗脑!!)

  

  魏无羡&众人:就是,就是!

  

  “不过,马上就到屠戮玄武了呢……”

  魏无羡心想

  ——————————————————

  啊啊啊啊终于写完了!!可惜还是12:17了……嘤,生日过了……